可敬可親的葉尚文
  
  葉尚文與高球名將梁文沖合影
  文/羊城晚報記者 梁勁松
  葉尚文,這位中國大陸唯一同時具備高爾夫國際裁判及球場難度繫數評定資質的馬來西亞籍專家,本月離開了中國。他在回馬來西亞前接受了羊城晚報記者的採訪,71歲的老者言語時流露出自己的不舍,只是因為年齡已高、他的太太又希望回馬來西亞養老,這位在中國已經獲得外國人永久居留證的專家才決定告別神州大地。
  “從小貪玩”
  1943年出生在馬來西亞的葉尚文,家境頗為殷實,上世紀50年代馬來西亞第一個大型燈箱光管廣告就是由他父親的公司製作。1968年,父親用500馬幣給20多歲的葉尚文在吉隆坡買了個高爾夫球會的會籍,用意是讓兒子通過打球結識一些生意場上的朋友,以利於擴大家族的生意。不料,這個兒子很快是中了“綠毒”,早上7時上班前先去打9個洞,下午4時下班後再打9個洞,天天如是。
  “我這個人,從小就貪玩,玩高爾夫上了癮父親也拿我沒辦法,生意讓兄弟去照應,我就一心想著打球。”在葉尚文的回憶中,玩了三年他就打成了球會的冠軍,練到單差點,自然到處參加比賽,但由於比賽中經常和對手發生爭執,他開始意識到懂得規則的重要性,於是決定考取相關的高爾夫資質。1993年,葉尚文考取了美國國際高爾夫球協會頒發的評估球場難度繫數資格證,1997年他又考取了由蘇格蘭皇家高爾夫協會頒發的國際裁判資格證。
  1997年,馬來西亞商人在東莞長安投資建了個高爾夫球場,管理團隊也由馬方組建,葉尚文受聘來了中國,因為祖籍廣東新會,家族遷往馬來西亞後依然保留著很多中國人的傳統,他自認為來華應該能很快適應當地的工作和生活,可結果,卻令他大為意外。
  “有錢大曬”
  葉尚文的母語是馬來西亞的官方語言英語,在家裡也說中國話,但來了中國卻聽不懂——因為他在家裡說的是廣東話,而東莞球會的中方人員基本上都是說普通話——加上他完全看不懂中文,自我感覺到了東莞又瞎又聾,得靠著球會給他配的翻譯去應付工作和生活。
  但是,更讓葉尚文不適應的是球會管理理念的差異。
  按照國際慣例,很多世界知名球會都引入了差點系統,高爾夫愛好者想入會要先申報自己的差點,如果差點達不到入會標準便會被拒之門外,葉尚文到了東莞也制定差點系統,可球會負責人一聽就立即把這事否決了。“後來我才明白,大陸這邊的球場對有錢人看得很重,來打球的都是老闆,有錢大曬(粵語,意為有錢便可無所顧忌)!”葉尚文笑道:“當然啦,還有另一個原因是大陸高爾夫球的會籍太貴,1997年馬來西亞一個會籍摺合成人民幣也就是5000元左右,可來到東莞一看,一個會籍30萬元,老闆給了這麼多錢買個會籍,水平再差也得讓他打呀,所以我搞那個差點系統至今都沒搞成。”
  “有錢大曬”的情況,在大陸高爾夫球會中比比皆是,像打球者對待球會員工的態度,也讓葉尚文搖頭不已。“外國的球會是絕對禁止打罵球會員工的,你來打球,如果對球會員工有意見,應該是事後提交書面投訴,球會再作處理,這是高爾夫禮儀。”但在中國大陸,他見了很多不合禮儀的事情,有的客人不僅罵人,甚至還打人。1998年,一個會員因為沒帶消費簿、開不成球而大罵球會的出發員,葉尚文過問後,那個會員向球會道歉,事情就算了,“可這樣的事情在國外的球會是不能這麼算的!罵人,禁入球會三個月,用粗口罵人,禁入六個月,不良記錄都要列入球會黑名單,這都是國際上通行的做法,但在這裡……唉……”
  “中國國情”
  除了參與國內多家球會的管理,葉尚文在比賽執法中也看到過很多不守規矩的現象,“公開賽管得嚴、青少年賽孩子們比較單純,球風都還好,但業餘賽問題就很大了,有些問題球手我都記住了,藏球啊、折樹啊、故意拋錯球啊……什麼都有,我做裁判又不想取消他的比賽資格,所以往往是警告一下就算了。”
  既然違規行為達到取消資格的程度,為什麼葉尚文總不願掏“紅牌”呢?除了考慮到“中國國情”,更主要的原因是他認為:一個好的裁判,執法的出發點應該是幫助球手懂得規則和預防違規。像有的選手,在比賽中比較緊張,球移開後忘了放回原地就想打,這類情況裁判完全可以等球打完、違規發生後再處罰,可葉尚文看到就會及時提醒,讓選手在違規發生前有機會糾正。
  作為國內多項大賽的裁判長,葉尚文的言傳身教給中國裁判界也帶來了一股春風,很多由他帶出來的裁判,執法風格都是嚴謹而又友善。按規則,比賽中選手遇到問題只能找裁判解決,裁判解決不了則由裁判去找裁判長,選手本人是不能直接找裁判長的,但遇到一些特殊的情況,選手直接找到裁判長,葉尚文也不以為忤,解決問題後再強調下不為例。
  2004年,中國高爾夫協會聘請葉尚文給大陸裁判上課,指導他們參加國際裁判資格考試,而他帶的學生常常是高分通過,到2008年已經有8人獲得國際裁判資格。“中國裁判的能力其實不弱的,但高爾夫裁判要考到國際級,英語很重要,這阻礙了很多中國裁判的晉級,現在連馬來西亞都有一百多個國際級裁判了,中國還只有一二十個,一對比就知道,中國大陸目前還是很缺裁判的。”葉尚文最後說道,“當然,並不是說我帶出了這麼多國際裁判就什麼都懂,高爾夫比賽總有一些新的情況,讓裁判處理起來很棘手,有一次一個外國選手在長草里揮桿救球,結果桿頭切進了小白球下麵的泥里,動作做完後球非但沒飛出去,反而藉著濕泥粘在了桿頭上,已經揮過的那一桿肯定是要計算的,但更關鍵的是接下來應該怎麼處理,裁判們都不懂,問我,我也不懂,到現在都想不明白。”編輯:李傑  (原標題:葉尚文:大陸很缺高爾夫裁判)
創作者介紹

黃金回收

il34ilhnk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